第八百三十一章 恨古人不见吾狂耳

    “她前往问玄剑斋了!”

    一路上,有不少王境老怪物追随,这样一位疑似“圣人”的存在于今日出世,又是为了什么?

    这让他们好奇,只是,当看见她身影出现在昆吾山前,这些王境老怪物皆震撼,几乎懵。??

    她……

    这是要做什么?

    昆吾山巍峨而神圣,紫气氤氲,驻守于其中的问玄剑斋修者道,此刻皆汗毛倒竖,感受到了极大的压迫,浑身僵,骇然色变。

    很快,问玄剑斋的掌教也被惊动,率领一众宗门高层出现。

    只是当看到那一道屹立虚空之上的绰约身影时,他们脸上也是大变,无法保持淡定,如面临一尊无上主宰。

    “尔等皆退下!”就在这时,昆吾山最神秘的后山禁区中,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有莫大的威严透。

    苍正老祖竟也被惊动了!

    刹那间,整个问玄剑斋上下,皆震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苍正老祖,一位活化石级的老古董,更是一尊名震古荒域的圣人!

    只是,他已已经足足有上千年岁月不曾声了,而今却被惊动,出旨意,令他们自然震撼万分,也意识到,那突兀而至的一道绰约身影,必然来历可怖。

    否则,哪能会惊动苍正圣人?

    女子伫足在那,却似对这一切浑然不觉,她一对眸子扫视昆吾山,神色间浮现出一抹伤感。

    恍惚间,她仿佛又听到那一道洒脱而不羁的豪迈大笑——

    “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

    当年的那人,一袭白袍,头角峥嵘,意气风,曾一剑斩断八千山,威慑古荒十九州。

    可岁月更迭,如今连他也不在了……

    女子心中一叹,踱步虚空,倏然已来到昆吾山中,身影出现在一座残破无比的草庐前。

    在这个过程中,问玄剑斋那号称足可以灭杀王境老怪物的护山大阵,竟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至于问玄剑斋一众修道者,则都傻眼,被震撼得呆滞在那,眼前这一幕太过然和恐怖,已出了他们的想象!

    一块磨剑石盘踞在草庐前,明晃晃的宛如明镜,其上兀自有一股绝世剑意蒸腾,刺人无比。

    “道友还请止步,此乃我问玄剑斋圣地,不容窥伺。”

    苍正圣人的声音响起,既是一种提醒,也是一种警告。

    但他自始至终,并不曾真正出手阻止那女子进入问玄剑斋,这无疑说明,连他这等圣人,也有些拿捏不定。

    女子没有理会这些,她怔怔伫足在那,凝视着那历经风雨而早已残破的草庐,许久,才喃喃道:“恨平生,交游零落,知我者,二三子,白徒留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空……”

    声音低落,透着无尽的落寞和怅然。

    她踱步那一块磨剑石前,俯凝视,石面如镜,依稀似映现出当年那一道惊艳了时光的伟岸身影。

    她忍不住探出一只玉手,要去抚摸那磨剑石。

    “道友,止手!”

    苍正圣人的声音猛地响起,已带上一股恐怖的神圣威压。

    刹那间,整座昆吾山一颤,天穹风云突变,一种令人窒息的气息,随之弥漫而开。

    这是圣人之怒,心念一动,乾坤易改,山河皆颤。

    从远处看去,整座昆吾山覆盖上一层恐怖的神圣力量,让附近万里之内的生灵皆颤粟,差点瘫软在地。

    一些追随而至的王境老怪物都是浑身一哆嗦,神色骇然,这是真正的圣道威势!

    难道,问玄剑斋的苍正圣人要出手,对付那神秘的女子?

    破败的草庐亲,女子皱了皱眉,似终于感到有些不耐了,指尖轻轻一划。

    一抹剑意涌现,上冲九霄,下抵昆吾!

    轰!

    这片天地中,原本覆盖的圣人威压,轰然爆碎,如潮水般溃散四方,产生震耳欲聋的轰鸣。

    与此同时,苍正圣人出闷哼,似吃了不小的亏,可旋即,他就惊疑叫出声:“万古云霄一剑斩!你怎会我问玄剑斋镇派传承?”

    声音中,尽是难以置信。

    女子却不再理会他,以指尖轻轻摩挲那磨剑石,神色间带着一丝落寞,轻叹道:“问玄啊问玄,世人尊你为剑道大帝,可这又如何,万千载岁月过去,终究如你当初所言,人间万事皆成空!”

    说罢,她转身,再不看那破败的草庐和磨剑石一眼,飘然而去。

    “道友,还请留步!”

    苍正圣人出挽留的声音,他意识到,这女子极可能和他们问玄剑斋的开派祖师“问玄剑帝”有着一些渊源!

    只是,女子早已飘然而去,消失在茫茫天穹远处。

    这一天,昆吾山震荡,问玄剑斋上下震惊,而有关苍正圣人显现的消息,更是如风暴般,在西恒界中轰然席卷而开。

    有目睹这一切的王境老怪物,皆头皮麻,连苍正圣人都不曾留下那女子,这也太过令人心惊。

    ……

    瑰丽的神虹贯冲虚空,长达不知多少万里,仙凰盘旋,真龙腾空,显现出煌煌无上之威严,仿若女帝出行。

    女子踱步,看遍了山河大地,足迹缥缈,刹那间就是数万里之遥,渺渺冥冥,鬼神不惊。

    没多久,她来到一处界河前,浩荡的银色水流从天穹倒卷而下,呼啸奔腾于虚空之中,而后涌入那宛如无垠似的界河中。

    远远望去,天水相连,浩瀚而汹涌,哪里像是一条河,分明就像一片无涯之海,横亘在那,宛如一界之壁障。

    界河内,雷电轰鸣,时空紊乱,时而有恐怖的黑洞闪现,释放出几欲吞噬一切的毁灭气息。

    这就是界河,挡在古荒域四大界之间,宛如天堑,阻挡了不知多少修者之路。

    界河,也被视作古荒域赫赫有名的大凶之地,其内存在着诸多的诡异和不详,神秘而恐怖。

    曾有真正的王者试图横渡界河,抵达彼岸世界,却在半途就陨落,尸骨无存。

    据说,杀死这位王者的,仅仅只是一条貌不起眼的红鲤!

    而关于类似的传说,更是不在少数,让得界河彻底成为一方禁地,纵然是王境老怪物,轻易也不愿涉足其中。

    女子衣袂飘舞,伫足界河之畔,浑身弥漫着宛如秩序神链般的神虹,随意立着而已,却逼得那界河中汹涌的银色水浪纷纷退避!

    轰隆隆!

    河水在翻滚,其声如雷鸣,而在女子脑海中,仿似也响起一阵阵激烈的征战杀伐之声。

    眼前的一切宛如回到了当初,那时,天地动荡,尸山血海,诸天神魔横空而至,激战于九天十地之间。

    刀光剑影与大道神辉交织,神魔与佛陀的怒吼在对抗。

    那时,天穹都在沉沦,大地都在塌陷,被卷入此战的生灵,皆无法幸免,纵然是神圣一流,也无法独善其身!

    太惨烈了!

    到了后来,传说中一些大能者也出现,探手摘星月、横击青冥之上……

    那是一副宛如末日般的景象!

    那一战,又被称作“寂灭之战”。

    从那以后,这古荒陷入了一场黑暗和崩裂中,万古如长夜!

    “当年那些人只怕不知道,如今之古荒,已化作四大界和无数破碎的小世界了……”

    许久,女子轻声一叹,转身而去。

    直至女子身影消失,那界河深处,才有一对眼瞳睁开,久久盯着她离去的背影。

    最终,眼眸重新闭上,消失不见。

    ……

    黑镜州。

    “刚从界河返回,转身之间,已进入黑镜州,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一些追随女子踪迹的王境老怪物心颤,这黑镜州,可是黑魇天狗族的地盘!

    女子进入黑镜州之后,就放缓了度,似乎在寻觅什么。

    可这却让黑镜州中各族修者皆心颤,感到恐惧,那等无上的气息铺天盖地,宛如无所不在,即便隔着极远,都能被清楚感知到!

    她要做什么?

    女子横穿黑镜州,令许多大人物忐忑不安,这就宛如绝世风暴过境,任谁见到了,也无法保持淡定和从容。

    一些寻常修者更是如见神迹般,匍匐在地,虔诚祈祷。

    那等神威太过可怖了。

    仅仅片刻后,女子绰约的身影已出现在云蛮山前。

    云蛮山,黑魇天狗族盘踞在西恒界的大本营之一,神秀非凡,一等一的洞天宝地。

    “谁?”

    “不好了!”

    “老天!太恐怖了!”

    当女子身影甫一出现,云蛮山上,一阵鸡飞狗跳,噪杂而惊慌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起,场面混乱。

    很快,一众黑魇天狗族的高层大人物出现, 皆一脸凝重地看着远处那一道绰约身影,心中悸动而不安。

    一个突兀而至的绝世强者,忽然出现在他们宗族山门前,这让他们皆意识到不妙。

    尤其是,对方虽孑然一人,可当站在那,却宛如一尊执掌九天十地的主宰,那恐怖的威压,让他们不管修为高低深浅,皆有一种几欲崩溃的窒息感。

    “不知前辈大驾光临我族,是为何事前来?”

    最终,一位黑魇天狗族的王境老怪物走出,强忍着内心的悸动和惊惧,深吸一口气,问出声来。

    女子神色淡漠,言辞随意,只有两个字:“杀狗。”

    (免费小说网 www.FreeX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