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姐姐的新娘/深海提督

第一千一十⑨章 无悔之爱

    佐市镇守府,凌晨早上的餐厅。

    “提督你这么早起床真的没事吗?这样下去肤质可是会变差的。”

    坐在餐厅内的初风用手抵着下巴,瞅着坐在另一侧位置上的路姬。

    作为佐世的提督,路姬的生活很规律,早睡早起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可再怎么早起也没早到凌晨三点钟就起床。

    “今天有特殊的客人要来拜访啦,初风如果你困的话不需要逞强陪着我。”路姬说。

    “特殊客人,提督你说的深海么?佐世其他的人都对那些深海这么放心,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

    驱逐舰初风是路姬继任以来第一次造出的舰娘,也是唯一造出的一只驱逐舰娘。

    她是在提督离开了佐世镇守府之后才加入的,所以根本无法理解佐世老一辈舰娘竟然这么放心让一群深海进入自己的镇守府。

    “因为佐世和深海镇守府已经维持了接近十多年的友谊,初风你不是也去过深海镇守府吗?我还记得你当时的样子哦。”

    这么多年的相处,让路姬对初风的性格知道得一清二楚,这只驱逐舰娘属于那种娇一下会死的傲娇。

    “只是…没想到海下竟然还能看见蓝天,所以有点吃惊。”

    被路姬提起自己黑历史的初风有些心虚的侧过头,她以前确实跟着佐世镇守府的大家一起去过深海镇守府。

    当时初风是抱着保护路姬的想法过去的,但她没想到的是到达深海镇守府后,很成功的和哪里的深海们玩到了一块。

    还有…初风也很成功的被深海镇守府的生态圈,建立在海底的陆地而被狠狠的震撼到了。

    “礼尚往来,深海们招待了我们那么多次,我们也必须要好好回报她们才行。”

    路姬现在已经长大了,成长为了一位合格的大人,起码一些属于大人的社交用词。

    这一次深海镇守府的造访确实对于舰娘和深海来说,是一次值得重视的…‘外交’。

    “提督你只是因为太兴奋了吧?再怎么好好招待也不可能一早上三点钟就在这里等着。”

    刚刚被路姬戳中了黑历史的初风,也毫不犹豫的揭路姬的底,这只驱逐舰娘并没有因为路姬的身份而有所顾忌。

    “嗯…我很兴奋哦。”

    然而…让初风意外的是,路姬却大胆的承认了。

    “一想起马上就能和哥哥见面了,我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

    呜哇…这是什么啊,恋爱中的少女吗?

    初风记得很久以前自己在调侃路姬在男女方面事情的时候,路姬永远都是会选择羞·涩的回避。

    可是渐渐的路姬已经能很坦然的谈论这方面的事了,并不是说变得勇敢,应该说是…看开了?

    “提督容我提醒你一下,天朝宪法里面可是不允许近亲结婚的,简而言之就是兄控是没有未来的。”

    初风站起身来走到了餐厅另一侧的咖啡机旁,倒了两杯咖啡,然后将其中一杯递给了路姬。

    她不是很懂路姬的恋爱观念是什么样的,可现在路姬的年龄都快要三十岁了,虽然自家的提督简直就像妖怪一样,十五年里面什么变化都没有。

    但也不得不承认,路姬已经从当年那个‘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少女成长为了要达到可悲的晚婚年龄的女性。

    不过路姬想找估计也找不到,这里不是因为路姬本身的问题,而是…‘提督是属于镇守府所有人的。’在这一铁律之下,有那只外来的偷腥猫敢对佐世提督下手,基本会被佐世舰娘处以极刑。

    “为什么喜欢就一定要以结婚为前提呢。”

    路姬捂着手中的纸杯,外面的暴雨还在下着,这个季节已经逐渐步入秋季,接近深夜寒冷的气息也悄然笼罩了整个餐厅。

    路姬手中捧着的热咖啡稍微缓解了一下路姬手上的寒冷。

    “提督…你这句话说的很……”

    初风本来想回答‘可悲’的,可是她瞅着路姬认真的表情,还是将那一句话给咽了回去。

    也许在外人看来,路姬等了这么多年确实很不值得,可路姬似乎乐在其中的样子,应该说她等的东西值得让她乐在其中。

    不过初风觉得还是太可悲了,这种无悔之爱。

    “深海的气息!”

    初风捧起了手中的咖啡还没来得及喝一口,就感觉到了深佐世守府内部出现了一丝阴冷的气息。

    佐世中的每一位舰娘都拥有自己独特的能力,简单来说从佐世走出去的每一只舰娘都能给别人留下‘佐世的舰娘都是怪物吗!’这种印象。

    而初风在侦察上远比其他舰娘要敏锐得多,黑科技小电探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去迎接她们吧。”

    路姬把杯子中的咖啡一口气的喝完,然后呼出了一口气从位置上站起。

    “提督你真的不带上其他的舰娘一起去吗?”

    初风看了一眼餐厅外面暴雨交加的天气,心理有些没谱。

    从深海的气息来判断,这次来佐世镇守府造访的绝对是一只栖姬级深海,她身为一只驱逐舰娘绝对没有单兵与深海栖姬作战的能力。

    暴风雨的天气对于任何舰娘和提督而言都是不祥的预兆,就像在16世纪大海盗时期女人在船上是一个道理。

    这种天气放在电影里面也绝对会发现一些不好的事情!

    “打扰大家睡觉可是不好的。”

    路姬其实还没有将这次提督造访的消息告诉佐世其他舰娘,主要是如果其他舰娘都知道了的话,那么这个餐厅里面等着的就不止路姬和初风了。

    整个餐厅都可能会被围观的佐世舰娘给塞满。

    “走吧。”

    路姬从餐厅出口处的伞筒中拿出了一把雨伞撑开,直接打着雨伞走进了雨幕当中。

    初风也立刻拿着一把伞跟上了路姬。

    ………………

    “嗯,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但这地方的守卫还是一如既往的疏松。”

    离岛直接从正门走进了佐世镇守府,现在的时间以人类和舰娘的生物钟而言可能过早,可佐世正门根本没有任何人看管。

    这里可是镇守府!怎么样也算是一个军事禁区…

    “我想…是大家感觉到了没怎么在意。”

    港湾栖姬抱着已经睡过去的小北方,透明的栖装立场从她的身边扩散而出,将雨水彻底隔绝在了栖装立场之外。

    当港湾栖姬开始使用栖装立场的那一刻,想要隐藏自己的气息就是不可能的。

    如果是一些萌新舰娘可能还无法发现港湾栖姬的存在,但对于佐世的舰娘来说,港湾栖姬现在就像在a罩·杯当中的f罩·杯那么…惹人注目。

    肯定已经有佐世舰娘感觉到了港湾栖姬的出现,只是她们在确认了这只突然出现的深海栖姬是‘港湾栖姬’后,大多数选择继续钻进被窝去睡一个回笼觉。

    当然一些早就已经睡死的舰娘除外。

    “连深海栖姬入侵都能安稳睡着的舰娘,也就只有佐世会有了。”

    其他镇守府的舰娘一旦感觉到了深海栖姬的出现,绝对会全副武装的冲到她们面前。

    佐世舰娘的这种淡定除了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外,剩下的就是对深海镇守府的深海早已熟悉得不行了。

    离岛也构造出了栖装立场充当了雨伞的作用,路离的体质很弱,如果长时间淋雨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得重感冒。

    “离岛看…是路姬。”

    “港湾!离岛!”

    打着雨伞的路姬向着站在远处的两只深海栖姬挥着手,由于两只深海都抱着各自的妹妹和女儿,所以没办法回应路姬的招呼。

    路姬带着初风来到了港湾栖姬和离岛的面前。

    雨伞可没有栖装立场那么方便,就算打着雨伞,在这种暴风雨下路姬身上依然有不少地方被雨水所侵染。

    离岛将自己的栖装立场扩散,也将路姬和初风一起给笼罩了进去。

    这放在很久以前是打死离岛也不愿意做的事情,用自己的栖装立场给予人类和舰娘庇护,而且只是简简单单的挡雨。

    但现在在离岛看来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她和路姬是朋友。

    “小路离和小北方也来了吗?”路姬看了一眼港湾怀中已经熟睡过去的小北方,还有离岛所抱着的路离。

    本来想像以前一样以一个小姨的身份戳一戳路离的脸颊,但为了不打扰熟睡当中的路离,路姬还是没有这么做。

    “小北方说想见岛风,所以港湾就带她来了,本来wo酱也想来的,嗯…我怕她又吃撑,所以考虑了一下,还是用诱饵把她引开了。”离岛说。

    “这样啊…那离岛…哥哥呢?”

    路姬看了一眼周围没有发现提督的身影,就连俾斯麦的身影也没发现。

    之前提督和她联系的时候,说过这是一次家人聚会,路姬第一反应是深海镇守府所有的深海总算要和佐世的舰娘们好好聚一聚了。

    “提督和俾斯麦去总督府了,大概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

    这位小姨子对自家丈夫的情感,离岛能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但终究还是没有戳破。

    在这世界上离岛认可的人类并不多,提督算一个,其次就是一直生活在深海镇守府的特洛伊,剩下的就只有路姬了。

    起码离岛承认路姬和自己是朋友的身份。

    “那我先带你们去暂住的地方休息吧,这种环境待着的时间长了的话,对路离的身体不好。”

    没有第一时间见到提督让路姬有些失落,但这种失落很快就被‘马上能见到提督’的期待给取代。

    离岛她们休息的房间就在路姬所在的住所旁边,这里也是路樱原本居住的地方。

    花上接近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就到了这间宿舍楼下。

    “路离她的姐姐路娅就在二楼侧面的第一个房间里面,离岛还有港湾你们居住的房间还是上一次那两个。”

    离岛和港湾栖姬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佐世镇守府造访了,为此佐世还专门留给了深海镇守府的深海栖姬们房间。

    完全属于深海栖姬们的房间,而不是用来暂住的客房,起码那些房间不会有其他人居住。

    “我明白了,你要继续留下来等提督吗?”

    离岛看着正拿着雨伞的路姬,看起来路姬没有打算就这么直接去睡觉,她似乎准备一直等到提督造访。

    “今天晚上不见到哥哥的话,我可能会兴奋到睡不着。”路姬说。

    “……好吧,那你在这里稍微等我一下。”

    离岛能轻松的在这里捕捉到路娅的气息,把路离交给她的姐姐来照顾,离岛还是很放心的。

    毕竟是俾斯麦家的孩子,虽然离岛很不想承认,可路娅出乎意料的会照顾人。

    而且路离醒来后,比起看见她的母亲,她会更乐意看见和自己同辈的姐姐。

    想到这里离岛快步的走上了楼,而路娅也早就感觉到了离岛的出现,当离岛走上楼时,路娅已经推开了门。

    “离岛…伯母,父亲呢?”

    路娅一直都在等着提督的消息,看见了离岛的出现之后,路娅立刻就意识到了提督可能已经到了佐世。

    “他在总督府,一会就来了,路娅在这之前先帮我照顾一下路离。”

    “……”

    路娅看着离岛怀抱中的路离,那确实是和自己相处了十四年之久的妹妹没错,真的身体交换了吗?

    离岛直接走进了路娅所在的房间当中,找了一张干净的床铺让路离睡在了上面,用深海怨念将路离身上湿漉漉的气息给清洗掉,然后将被单盖在了路离的身上。

    做完这一切的离岛转过身对路娅说。

    “路娅,你的妹妹就拜托你了。”

    “嗯…”

    既然路离和提督分开了,那么路娅还有她的妹妹所担心的事情似乎是多余的。

    就算路樱真的占据了路离的身体,好像也没有对提督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路娅注视着离岛关上了这个房间的门,再次将视线看向了正倒在床上睡着的路离。

    “不要再继续装睡了。”

    路娅仔细观察了路离很久,最终得出了自己的妹妹正在装睡的结论。

    任何生命在进入睡眠状态之后,都有着特有的呼吸频率和醒着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果然,当路娅说出这一句话时,躺在床上的‘路离’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

    (免费小说网 FreeXS.cn)